| 注册
请输入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Java Linux MySQL PHP JavaScript Hibernate jQuery Nginx
OPEN编辑
3周前发布

30 岁成 AI 顶尖科学家,这位阿里副总裁厉害了

  贾扬清一度担心自己毕业就失业。

  当他站在台上,以阿里巴巴副总裁的身份开始演讲时,世界开始认识这个年仅 35 岁的年轻人。如果走在马路上,或者在杭州街边,你遇见他,他可能跟其他程序员一样,格子衫、双肩包和一张羞赧的笑脸。看上去他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如果你知道他的经历,一定惊为天人。 

  清华也沮丧

  刚从学校毕业,贾扬清就进了谷歌,头上顶着研究科学家的光环,埋头搞 AI。谷歌呆了两年,跳槽 非死book,做了 AI 架构总监。Google、非死book、亚马逊,科技圈里的明星企业,也被称为“顶尖科学家收割机”,更是公认硅谷薪水最高的公司。

  当 AI 圈里的人还在争论,贾扬清会不会回来报效祖国,他已经悄悄成了阿里副总裁,花名——去掉偏旁三点水:扬青。

  写代码,38 岁并不是最好的年纪。不是整日担忧中年危机的降临,就是担心头顶仅存的稀疏头发。贾扬清今年 38 岁,头发依然茂密,中年似乎没有危机,只有转机。

  1982 年,贾扬清出生于绍兴上虞,父母都是中学语文老师。老师的孩子不一定爱读书,但一定会寂寞。别的孩子回家有父母,但老师的孩子只有老师。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看书是满足对世界好奇的唯一方法。学会识字,贾扬清就经常一个人安静看书。

  还在上小学,母亲就曾给他写过一封家书:“每个人都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父母亲要教好书,你读好书,求得真知识;所有教你的老师都是优秀的,教育学生绰绰有余;每次考试不必第一,加入第一方阵就可以了。”

  要么说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老师家的孩子要求高呢。

  也就是初三的时候,贾扬清开始学编程。(微笑哥推算了一下,大概是 96、97 年左右,四通、方正霸主年代)2002 年,贾扬清高考考了 686 分,想进清华大学的计算机专业。但他的分还不够高,只好选了信息科技自动化专业。

  这一来他就很沮丧,日日惦记自己考试做错的那道 27 分的理综题。好不容易研究生开始搞机器学习相关的内容,结果呢,大家都在自嘲:机器学习在 80% 的时间里解决 80% 的问题,但我们不知道哪 80% 的时间解决了哪些 80% 的问题。

  换句人话: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这一次,硕士们集体沮丧——毕业就要失业了啊,早知道学系统或是数据库,至少还有工作的机会...... 

  世界是一面镜子

  大概怕失业,在清华呆到硕士毕业,贾扬清就去了美国伯克利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

  有一次,一群博士生在讨论日子要怎么过。是做赚钱的事,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大概是读了半辈书读傻了,一群博士都认为:即使我做得不开心,即使我赚不了钱,但我觉得这事儿有意思就行。因为,如果是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即使挣钱了,也还是在干不喜欢干的事。象牙塔里的想法最天真,也最可爱。

  2013 年,当时贾扬清正和伯克利一位心理学教授合作一项研究课题:我们人类在个人成长过程中是如何形成“类别”这样的概念。贾扬清需要一个深度学习框架来支持他的研究,正巧英伟达(NVIDIA)学术捐赠了 K20 GPU。由此,他开始考虑实现一个完整的深度学习框架,取名“Caffe ”。

  以上是官话,下面是贾扬清的原话:“我写 Caffe 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想写毕业论文。”

  “2013 年在 Google 实习喝了太多的咖啡,起这个名字是为了督促自己把咖啡戒了……”

  没有论文就不能毕业,可贾扬清一头扎进“Caffe ”,睁眼闭眼都是写代码,坐地铁都要撸上几站路。

  撸啊撸撸啊撸,代码撸成了精。寒窗苦读三十载,一夜成名天下知。

  贾扬清写出的 Caffe,是史上第一个通用深度学习框架,也是目前全球最普遍使用的深度学习框架之一,微软、雅虎、英伟达、Adobe 这些大公司都在使用。

  在深度学习领域,Caffe 框架是无法绕过的一座山。贾扬清很谦虚,他说:要算认真编程的话,Caffe 应该算是我第一个 C++ 的项目。(大佬的第一个 C++ 项目是 caffe,我们是 hello word!)在这之前,深度学习领域并没有一个完全公开所有代码、算法的框架,科研人总需要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实现相同的算法,我们也称“重复造轮子”。

  于是,贾扬清选择完全开源,将算法免费提供给所有人。“开源”这个词,不是 IT 业的人可能有点模糊。

  本来靠这一个项目,就能名利双收,走向人生巅峰,但贾扬清似乎没那么“清醒”。

  他说:“反正咖啡还是买得起的,夫复何求呢......” 

  没那么高尚

  阿里开源十周年,贾扬清发了一篇文章:当我们回想起为什么做开源的时候,也许理由都没有那么的高大上。也许就是单纯想分享一下代码,也许就是觉得社区很有意思,甚至也许不知道什么原因,代码放出去了,有人用了,于是我们开始开心地找同路人。

  逐渐地,我们发现,开源变成了我们的一个共同的信仰:我们喜欢它,我们用心呵护它,然后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加入一起培养它。我自己做开源其实并没有很多前辈来得久,基本上就是随着 AI 这一波,大家有个核心的痛点就是没有好的软件框架可以用。(那位说下载 matlab zip 包的同学请站起来)

  机器学习框架如雨后春笋,大家从科研界来,自然地就把代码开放出来,包括在知乎的李沐、陈天奇等几位大牛,于是就入了门了。入了门以后我们发现,哎还有那么多讲究,license 选什么,社区怎么交互,怎么做推广(对的开源也要做推广的),等等。

  逐渐了解得多了,就越来越觉得敬畏。

  之前以为开源就是个很酷的事情,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开源背后的精神,背后的经济学,都有着很深的道理。

  马云曾说:博士的不足大家都知道,但博士了不起的地方,估计很少有人知道。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贾扬清,毕竟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本身就和大众关系不大。

  但在应用领域是响当当的大神级别。以围棋一战成名的谷歌 AlphaGo (阿法狗),背后是 TensorFlow——“谷歌大脑”。核心作者之一:贾扬清。这是他在谷歌的成绩。

  有人评价:学物理绕不开牛顿,搞深度学习绕不开贾扬清。

  拿牛顿来类比,有点夸张。但有一点和牛顿一样,搞出震惊世人的成绩时,他们都还是头发茂密的精神小伙。

  本来以为这又是一个勤奋天才的励志故事,但贾扬清说了:我智商没太高,我比较懒。马上又补充:但干活还是干的,基本上 7 点起,干到半夜。不过做为教育出 AI 顶尖科学家的母亲,可不是这么说的。 

  世人待你如昨

  “你这人运气咋会那么好,遇到的尽是好老师,读的人工智能专业,一不小心成了‘风口’。”母亲经常这样说。一个人的成就被以为都是一个人的,没什么比这更虚假的了。贾扬清的母亲,是个明白人。刚进清华大学,就遇到个明白事的班主任,他说:

  这段话对贾扬清的触动之大,以至于工作多年后,他仍能清晰记得。

  后来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读博士,因为论文研究需要写一个系统支持。谁想写的太开心,沉迷代码无法自拔,毕业论文一拖再拖。苦着脸去找导师,导师也是个明白人,说:“你是想把时间花在写一个没人在意的毕业论文呢,还是多花时间写一个将来大家都会用的系统呢?”出门遇贵人,平地起高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读硕士时搞机器学习,大家都认为神经网络肯定没戏,贾扬清天天担心毕业找不着工作。读博士时深度学习火了,大把的公司争着抢着往风口上凑,还没出校门,贾扬清就成了谷歌、非死book 眼里的红人。

  在学术界做得风生水起,总会有产业界的人闻香而来!你看,哪有什么怀才不遇。

  内心的恐惧

  在 非死book 工作了两年,贾扬清入职阿里巴巴。就像他当年离职谷歌进入 非死book 一样,没人知道原因。5 年的时间,在世界级的顶尖公司走了一圈。

  非死book 的软件工程师陈立飞说:贾扬清这样级别的 AI 大神,无需迷恋大公司光环,跳槽无非是“换一个地方继续飞”。对于这位 35 岁的世界顶级 AI 科学家,阿里巴巴给出了极高的礼遇——技术副总裁。网友评价:“这个相当于空降的 P11,这是阿里技术人员级别的天花板了(CTO 也不过 P12,只低一级了)。”

  贾扬清负责阿里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两大平台,手底下几百号人,技术、产品和业务都要管。于是,干管理岗位的第一年,贾扬清埋头写代码,似乎忘了自己是个副总裁。这不怪他。

  哪个技术男内心没有与人打交道的恐惧呢?贾扬清总是非常沮丧:为什么别人总不讲逻辑?坐上了管理职位后,这种沮丧越来越多。他祭出了终极武器——今天听起来特别烂——戴尔·卡内基的《人性的弱点》。他有自己的想法:

“对像我这样的技术人员来说,是一本特别值得读的书。它用逻辑来讲述逻辑之外的事情,同时向我展示了一系列为人处世,和共创成功的方法论。我 2014 年的时候第一次读到这本书,感觉它解决了我心底里对于和人打交道的恐惧。乍一看,书中讲到的事情似乎都是一些技巧:如何使你更受欢迎,如何交朋友,如何增加赚钱的能力,等等;

但一条主线贯穿始终:人作为一种社会动物,有着喜怒哀乐,有着不同的个性,但是最终都希望获得相互的真诚,合作和理解。书中讲到的无数种技巧,归结起来,就是真心理解他人,尊重他人。人不是一台机器,但也正因此,我们才比机器更加温暖。”

  话虽如此,但对于多数闷头搞技术的人来说,冰冷的机器比人类容易对付多了......

  自从上任阿里,贾扬清面对大众的机会多了,对他品头论尾的声音也多了。除了怀疑他科研经历的真实性,更多的是抱看热闹的心态:做出成绩,才对得起马云的赏识!

  但对于贾扬清这类追求技术与快乐的人来说,谁的赏识并不重要。有没有实现自己终极理想的平台和资源,能不能“继续飞”,这才是最重要的。

  小结

  这世上有三种人,人人耳熟能详:

  明星、企业家、政客。

  还有一种,是在特定的日子里惊鸿一现--比如诺奖、疫情:屠呦呦、钟南山。

  但,还有这么一类人,普通人几乎不会听说、见到了也以为是隔壁老王的那种人。他们只活跃在特定的小圈子里,门槛极高。

  犹如绝世高手修炼武功,谷外人不知,谷内无人不识!

  有时他们说话,傻傻的、很懵懂,但很纯。

  他们的目标很坚定,希望用自己的力量来改变一些什么东西,努力让生活变得有趣、智能!

  贾扬清加入阿里巴巴,能否诞生出他的第三个世界级杰作,将中国的深度学习框架带上世界舞台?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