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请输入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Java Linux MySQL PHP JavaScript Hibernate jQuery Nginx
OPEN编辑
1周前发布

金蝶云转型的两面:抛弃传统软件,鼓励双模IT

来自既是客户又是合作伙伴招商局的拷问

  文杨丽 

  还记得 3 月金蝶公布 2019 年财报之时,外界就有观察认为,金蝶决心从传统企业管理软件转型,成为一家真正的云计算公司,这个目标离得已经不远了。 

  转型总有阵痛,甚至要耗费多年心血,但这对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是必经之路。

  而金蝶云 2020 年达到 60% 云业务营收的预期,最终要看下半年的努力。

  从金蝶云的两个拳头产品苍穹和星空来看,后者已经实现了盈亏平衡,而前者尚未盈利主要源于研发的大力投入。2019 年度业绩财报显示,金蝶 2019 年对大企业数字共生平台金蝶云苍穹投入巨大,2019 年,苍穹实现收入 6000 万元,新签约合同数 130 个,新签合同客单价超过 150 万元。

  在近日召开的金蝶云苍穹峰会上,金蝶 CEO 徐少春砸掉了象征传统企业数字化的烟囱。从 2014 年开始,几乎每过一年,徐少春都会砸掉他眼中的“守旧”,这种做法延续至今伴随着的其实是金蝶希望由内自外产品、战略上的改革。

  实际上,从 2018 年推出金蝶云苍穹之后,金蝶似乎拥有了一种新的云。

一是基于云原生的企业云服务 PaaS 平台,集社交、AI、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并支持国产化操作系统、服务器、数据库,并面向不同用户对象提供了财务、人力、协同、项目、供应链、制造等企业级应用以及行业解决方案。

二是搭建低代码开放平台,提升 ISV 开发效率,并提供丰富的微服务和 API,让 ISV 最大限度利用平台的开放能力。

  在此之前,金蝶在 2011 年喊出了转云升级的口号,到 2017 年金蝶云 ERP 正式升级为金蝶云,从业务表现上看,金蝶传统软件业务占比下降、增速进一步放缓,云服务收入占比在近年来也在持续上升。不过直到如今,云业务仍未能盈利。

  更深层次来讲,相较于成熟的金蝶 EAS 系统,苍穹完全是一个新的架构和模式,尤其对于中大型企业机构而言,选择上苍穹平台都会持有一个相对谨慎的态度。很长一段时间里,苍穹是否会存在没有大规模项目的锤炼而发展缓慢?金蝶如何保证业务从现有系统到未来的迁移?如何快速证明云服务所具备的强劲势能?

  金蝶高级副总裁赵燕锡曾就系统迁移问题给出了解释:

  双模 IT 由 Gartner 在 2014 年提出,究其能否成为企业 IT 的一种新常态,在早年间曾有过不少争论。但无疑,时下正值企业数字化浪潮的关键时期,如何在保证企业现有 IT 模式稳定的基础上,做到敏捷的业务变化,跟上市场的步伐,双模策略似乎在新的时代环境下对践行者而言有了不同的思路。

  此次活动上,赵燕锡向雷锋网进一步说明了大企业选择苍穹云平台的理由:

很多大型的国企、集团型企业,都面临着数字化转型升级,并不是说完全替代原有系统,但在转型上云过程中,一些 SaaS 的应用选择依托于金蝶云苍穹平台来构建新的数字化平台,苍穹平台的优势就能够发挥出来。

  谈及这一点,与金蝶合作长达 24 年的招商局集团,或许比金蝶的解释更有说服性。

  2020 年 4 月,招商局发布了招商云 1.0,集团正通过搭建招商云平台和大数据平台,支撑招商局各个产业板块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基础。为此,招商局经过评估最终选择将金蝶云苍穹引入到招商云平台中,以支撑集团财务管理数字化转型。

  招商局集团首席数字官张健指出,如何跟设备资产进行连接,是招商局数字化的重点。

  相对来讲,招商局本身所覆盖的交通、房地产等传统行业,因其行业特殊性,其数字化的进程是相对慢于消费互联网、金融的。在张健看来,招商局的数字化转型主要有三大挑战:

二是产业链上的数字化水平是需要日积月累的。可能某家企业的自身数字化能力不错,但它的供应商、合作伙伴、客户并没有,所以它也可能做不到。不像消费互联网一下可以铺一千万、一亿人,产业互联网可能是个缓慢的过程。

三是财务。大量的实体经济本身利润相对比较低,也没有资本市场的高估值进行投入。要想全面地用云计算、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企业本身也养不起。(可能)如果没有最新的技术,没有办法实现真正数字化全面的转型。

  截止目前,苍穹已经为招商港口合并报表、外运股份费用报销试点项目上线,为什么会选择从报表、报销入手?

  张健向雷锋网表示:

更进一步讲,这个过程需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招商云和苍穹云也都在不断建设和完善。原先金蝶 EAS 已经比较成熟了,我们会优先选择跟原先财务本身相一致的系统,以逐步实现应用的迁移。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在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愿景下,双方能共同打造一些新的东西,而不是简单的替代。

  其实,在向云上探索的过程中,会发现,线上不会仅仅只是线下的复制品,而更需要去挖掘用户视角的产品价值,而不是陷入空有框架的陷阱中。在接下来的实践过程中,招商局会如何避免踩坑?

此外,各个行业之间都会存在一定的壁垒,有时竞争关系也非常复杂。我们认为,这次疫情会加快产业互联网的进程,产业互联网的坑可以从消费互联网的发展中吸取,但更重要的还是要靠大家自己去摸索。

  雷锋网总结

  以上是来自招商局集团对数字化转型的一点思考。

  雷锋网认为,对于企业来讲,追逐的无非就是降低成本、成本可控,避免市场竞争带来的风险。传统企业拥有丰厚的数据储备、充足的现金流、行业经验的积累,对 AI、大数据、区块链等前沿技术的渴望同样不亚于互联网公司。除了维系自有的业务和商业模式,向新的产品、市场拓展,以实现业务的可持续增长外,互联网时代,传统企业也力求将内部核心竞争力释放到产业级,实现对内业务增长,对外促进产业链效率的提升。 

  显然,疫情加速了这一数字化进程,未来企业数字化转型将带来的对数据中心、网络、计算资源等基础资源的爆炸性增长需求,很多像“百年央企”招商局这样的企业也早已做好前瞻性准备。

  在招商局构建具有产业特色的互联网生态平台过程中,势必会有包括金蝶在内,更多与之相匹配的技术服务商。

  那么,谁来与金蝶共同服务好客户呢?换句话讲,未来,金蝶云苍穹平台上将会承载多少家企业业务才能最终满足其盈亏平衡的状态呢?答案或许是生态。而金蝶似乎也看到这个问题,此次发布了苍穹 PaaS 平台为核心的生态战略,以求吸引更多领域的 ISV 合作伙伴、云基础提供商前来。

  学习互联网精神的开放,或许才能取得多方共赢的局面。